首页 > 身边好人 > 正文

“四川好人”成都高新援鄂医生付思雲:武汉、成都,医生、教师 同坚守,在“疫”起

来源:高新文明网 发布时间:2020-12-04 09:28



  付思雲,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四川省第一批援助武汉医疗队队员。

  付思雲是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一位医生,从医十载,深受患者信任,他走到哪儿患者就跟到哪儿;疫情来袭,付思雲逆行而上,主动报名加入首批四川省援助湖北医疗队中,除夕当日赴汉驰援。他的妻子聂学群是成都西藏中学的高三毕业班班主任,该校学生大多来自边远民族地区。每年寒假,都有少数学生或因路途遥远,或受家庭条件所限,选择留校过年。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多数学生们留在学校。作为班主任的她,从放寒假起就一直没回家,在学校边照顾学生边照看6岁小孩,还要心系远在武汉的丈夫。一对夫妻,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教师,一个在成都,一个在武汉,都在自己的岗位坚守。


付思雲在工作中

  从死神手里抢时间

  从医十载,他走到哪儿患者就跟到哪儿

  付思雲,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从医十年来,对于每一个生命都存敬畏之心,丝毫不懈怠。由于工作种类涉及危重症,工作强度大,身上担子也重,付思雲总是抢着第一个到岗,最后一个离开。

  优秀医师、先进个人、岗位练兵技能比赛第二名...无数的荣誉和锦旗皆是付思雲10年医生生涯的最好肯定,甚至有3个患者从在第一次在部队医院就诊时就只认定他,他在哪里就跟到哪里,一跟就是6年。

  74岁的谭大姐每年不论多忙都要来看看他口中的“救命恩人”付思雲。6年前,因为罹患风湿性心脏病,谭大姐在外院进行2次心脏瓣膜置换手术后却遭遇肺部感染,气管被迫切开,无法脱离呼吸机自主呼吸,医生建议出院随机疗养,基本也就是放弃治疗的意思。不甘心的的谭大姐家人听闻付医生医术精湛,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往治疗。最终,经过团队的精心呵护,谭大姐顺利脱机拔管出院。

  慢性阻塞性肺病终末期的刘爷爷每每谈到付思雲都竖起大拇指。很难想象,这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几年前极度消瘦,氧合差且呼吸衰竭,不能脱离呼吸机生活,甚至不愿意再活下去。得知这事,付思雲反复告知老人及家属需要加强营养及康复的重要性,耐心地坐到床旁帮助带着呼吸机的老人一点一点地进行呼吸训练及进食。功夫不负有心人,老人家在加强治疗、营养支持及康复锻炼后,脱掉了呼吸机,成功地实现独立自行步行回家。

  正是这一些一点一滴的成就感,让付思雲在和死神在刀锋上决斗时逐渐坚定了信心,也因为患者眼底闪烁的希望与信任,让他更加确信,自己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好医生。


付思雲在工作中 

  劝退同事主动请缨首批驰援武汉

  穿尿不湿驻守一线70天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

  这一天,腊月二十九,聂学群步履匆匆,行走在校园。她接到了丈夫的微信:“武汉封城了,看来武汉的不明肺炎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

  她的丈夫付思雲医生,是呼吸重症监护专业的医生。付思雲作为专业人士的判断,妻子是相信的,她的心中隐隐闪过几丝不安。

  当晚,付思雲收到了科室的消息“呼吸科急需一名医生,参与四川第一批医疗队援助武汉”。

  付思雲收向妻子细数了他们科室的情况;××医生才生了小孩,还在哺乳期;××医生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医生过敏,不能长时间穿防护服......其实,结婚9年了,她懂付思雲的意思:非常想去,这是医生的职责。

  但她也懂丈夫的矛盾,因为他们早就说好,过年聂学群在学校值班,丈夫带着孩子去西岭雪山滑雪。平时上班太忙,好不容易有时间,一定要满足孩子的心愿。

  付思雲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孩子还在等着呢,西岭雪山、温泉。就这样,晚上两夫妻各自无言,彼此都知道没有睡着,辗转反侧……

  2020年1月24日,大年三十。聂学群和孩子刚躺下,原本打算陪爷爷奶奶跨年的丈夫急匆匆回来了,告知明天一早就要去武汉.....那一刻,她愣住了。聂学群心里知道,丈夫肯定要去武汉,但是没有想到那么快,快到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付思雲怕吵醒孩子,轻轻地收拾行李,整理好后,已经是凌晨3点。早上6点过,付医生轻手轻脚地起床,怕吵醒妻子和小孩,其实妻子一晚没睡着....

  听到关门的声音,聂学群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她给丈夫发了信息:你一定要做好防护,必须平安回来,我们等着你。

  自1月25日来到武汉,付思雲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担任临床一线医师的工作,这里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公里的距离。“我的病员里有孕妇、刚生产几天的产妇、刚做完开颅手术的病人……每天除了给他们进行医疗和心理护理,还要给不便的病员喂饭等。”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是武汉新冠肺炎交叉感染非常严重的医院,付思雲他们到达之后接受了1-2天的培训,第一天培训的时候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院长给他们培训时便哭了。

  在武汉的日子里,工作强度翻了一倍,最短的时候付思雲和同事们只休息了4个小时。有时候上班没法上厕所,只能憋到下班,上厕所要全部脱完后重新穿新,有时候为节约防护服,不得不穿上神器——尿不湿,“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穿尿不湿。”

  除了医生这个角色,付思雲还兼任了病人们“医院里的亲人”。在隔离的环境中,这个病人吃腻了统一的配餐,他将驻地里的吃的带过来给他们换换口味,那个尿不湿不够了,他又慷慨地拿出自己的,还常常给大家鼓励加油,做心理疏导。

  2020年4月3日,四川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隔离完毕,付思雲终于回家了。此时,距离1月25日付思雲出发去武汉,已经过去了70天,整整1680个小时。他回家的时候,孩子一遍一遍挥舞着自制的“武汉加油”的红旗。六岁的孩子给爸爸写了一封信,信里写到“爸爸,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说起当初报名的原因,付思雲只是说:“汶川地震时,我们四川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援助,现在是感恩和回报的时候了。”

  对口帮扶援彝

  巧改双管完成喜得县首例纤支镜检查

  从武汉回来后,付思雲也没有闲着。今年8月,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收到对口帮扶单位喜得县人民医院《关于请求选派呼吸内科专家帮扶的函》,函中屡屡提及新冠疫情给贫困县带来严峻挑战,曾经在部队医院工作,又是从武汉驰援归来的付思雲马上请求前往。

  一到喜得县人民医院,付思雲就马不停蹄参与秋冬季预防新冠肺炎的防控指导,并在业务副院长阿丁瓦格的带领下巡视了预检分诊流程部署及发热门诊、传染科、新冠肺炎治疗病房、负压病房、ICU及呼吸内科等医疗单元,针对这几个科室的布局、分区及防控要求提出意见及整改措施并上报医院;其间还与吉洛哈古院长、阿丁瓦格副院长、李留萍副院长实地考察安置留观病房、集中采集咽拭子的地点进一步确定方案和流程。

  帮扶的一切都在有序进行中,生活上的不习惯也慢慢变成了一种习惯,但在培训过程中缺少医疗设备演示让付思雲犯了难。原来呼吸疾病的诊治光靠表面的观察是远远不够的,医院虽然有纤支镜但是属于援建且只有一台,太贵珍无法反复用于培训使用。

  设备跟不上,就先把理论学会,付思雲首先把纤支镜理论给医院全科医护培训,再一遍一遍把清洗流程拆分详细讲解,过程中有些小零件没有,他就用吸痰管和胃管改造。为了节约消毒液,付思雲专门找来医院维修工人将管子切割成一个小三分之一等小槽子。通过一个多星期的准备和改造,喜德县人民医院完成了喜德县第一例纤支镜检查,这也极大提高了医院的救治能力。

  9月25日,付思雲收到了来自喜德县人民医院的肯定——被评为了“先进个人”。当拿到荣誉证书时,付思雲说,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尽的职责,未来,也希望将更多新业务、新技术带到基层,服务基层,为当地人民群众的健康保驾护航。

  好人寄语:

  平凡的我,也有最初的纠结。因为职业的责任感,让我以男儿的血性忘却了生死的恐惧,为了保障患者的生命健康,第一时间瞒着妻子向院领导主动请缨、无怨无悔,准备赶赴武汉的意愿!

  道德点评:

  “此番援鄂只为义,富贵于我如浮云。恰逢爱人生辰日,奈何山水阻千城。”付思雲医生于危难之时迸发的敬业真情、夫妻爱情,让万千网友动容。